更好发挥民企稳住经济基本盘的作用

     民营企业不仅是占比较高的市场主体,更是丰富涵养民生就业的土壤、发挥强大国内市场规模优势的有效途径。要瞄准企业所盼、市场所急,加强惠企政策统筹协调力度,以阶段性政策与制度性安排相结合,通过提振民企发展信心、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构建亲清政商关系、畅通企业资金循环、提升民企发展韧性和引导民企转型升级等手段,实现稳企保韧,持续发挥民营企业对稳住经济基本盘的关键性作用。

  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深化重点领域改革,更大激发市场活力和发展内生动力”。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也重申:“微观政策要持续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市场主体活力是稳住宏观基本盘的基础所在,民营企业不仅是占比较高的市场主体,更是丰富涵养民生就业的土壤、发挥强大国内市场规模优势的有效途径。因此,要瞄准企业所盼、市场所急,加强惠企政策统筹协调力度,以阶段性政策与制度性安排相结合,通过提振民企发展信心、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构建亲清政商关系、畅通企业资金循环、提升民企发展韧性和引导民企转型升级等手段,实现稳企保韧,持续发挥民营企业对稳住经济基本盘的关键性作用。

  民营企业能够通过发挥市场主体规模优势稳住经济基本盘

  截至目前,我国市场主体总量超过1.5亿户,其中民营企业占比超过一半以上。促进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不仅能够实现市场主体数量扩充,还能通过打通企业间微循环、连接产业间小循环、带动市场大循环的方式最大限度拓展市场主体增量空间,挖掘市场主体增长的系统性潜力,释放微观层面巨大而持久的发展动能,从而拓展超大规模市场的广度、宽度和深度,为稳定市场预期、畅通市场循环、促进经济增长奠定坚实基础。

  综合施策为更好发挥民企稳住经济基本盘作用保驾护航

  释放政策系统红利持续提振企业信心

  受疫情间歇式冲击和国际发展环境变化影响,目前民营企业信心有待提振。因此,要坚持系统观念和实践标准,加强涉企政策系统性和协调性,防止顾此失彼和一分了之倾向。

  通过释放涉企政策系统性红利提振民企信心。涉企政策要坚持一盘棋,充分评估各个政策出台后的叠加效应,避免局部合理政策叠加后造成负面效应。还要避免系统目标碎片化,更不能层层加码,防止出现政策掣肘、分解谬误及收缩效应。发挥财政、税务、发改、工信、市场监管、统计等部门合力,完善“联合分析、成果共享、持续改进”闭环工作机制,跟踪督导及时“查缺补漏”。畅通惠企政策发力渠道,增强企业真实获得。

  加大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典型做法清单的宣传力度。优化减费降税的“直达”机制。对减税降费服务事项和办事环节“自我革命”式的再梳理、再检视、再优化,加快全链条服务理念重塑、模式重构和流程再造,推动政策红利以最快速度、最大力度、最准精度直达市场主体。

  切实优化发展环境保障民企权益。以平等公平原则保护民营企业产权和民营企业家的人身、财产合法权益,为民营企业家心无旁骛干事业创造更多安全感。在中小民营企业交易合同拟定等方面提供有针对性的竞争倡导服务,增强其维权意识。

  瞄准隐性壁垒障碍维护公平竞争秩序

  目前,民营企业发展中仍面临公平竞争机制不完善导致活力和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要通过强化公平竞争政策刚性约束,竭力破除体制机制障碍,从根本上打破各种各样的“卷帘门”、“玻璃门”、“旋转门”,营造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

  最大力度放宽市场准入。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推动“非禁即入”普遍落实,在重大基建项目领域健全市场化投融资机制,支持民营企业平等参与。

  最强约束优化政策环境。通过竞争政策主管部门抽查、第三方审查等方式强化公平竞争审查的约束力。对于涉及民营企业切身利益的政策举措,开展专项审查,确保民企公平公正参与竞争。

  最优办法落实公平竞争。加强工业原材料、物流运输等重点行业和领域反垄断执法,防止垄断行为加大中小企业成本压力。

  完善中小企业公平竞争法制化举措。持续提升《保障中小企业款项支付条例》法律效力,将大型企业逾期尚未支付中小企业款项的合同数量、金额等信息纳入企业年度报告,加强社会公示约束力。制定保障中小企业款项支付投诉处理办法,对滥用市场优势地位逾期占用、恶意拖欠中小企业账款行为,加大联合惩戒力度。加大清理拖欠中小企业账款专项行动开展力度。

  构建亲清新型生态营造和谐政商关系

  实际中政商关系仍面临公私难分、亲疏难论、清浊难辨等问题。要破除这些妨碍正常政商关系的“绊脚石”,必须使政商关系各安其位、各循其道、各得其所,最终实现“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共同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大动力和良好环境。

  构建政商交往“负面清单”制度。严厉禁止亲而不清,以权谋私、权钱交易、行贿受贿;防止清而不亲,为官不为、懒政怠政、拒商远商。推进有温度、有边界、有底线的政商交往。构建政商交往负面清单,重点理清政商交往边界、维护企业合法权益、营造廉洁从商氛围、强化监督保障措施。

  打造“惠企政策直通车”常态化机制。加强与民营企业、商会组织的沟通协商,拓展“互联网+”政务服务场景,针对民营企业痛点问题扩大服务范围、提升服务效率。设立民营企业服务板块,定期梳理发布惠企政策清单。搭建政企沟通制度化平台,建立民营企业家参与重大涉企政策决策制度。

  完善民营企业投诉和免罚机制。建立统一权威的民营企业诉求和权益保护投诉机制,简化投诉流程,提升投诉处理效率,确保民营企业权益受到损害时得到切实保护。引导各地方梳理推出相应“涉企免罚清单”,让企业家放心投资、专心创业、安心发展。

  创新制度思路举措化解民企融资难题

  目前,民营企业资金链紧循环态势有所显现,受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影响企业资金面总体依然偏紧,要从拓渠道、创工具、建机制多个维度保障民企资金链畅通。

  以增强资金流动性为重点保持市场微观循环活力。加大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典型做法清单的宣传力度,建立小微企业“首贷”统计网络,督促指导银行机构转变信贷支持理念、强化信用信息应用、拓宽融资对接渠道、倾斜优惠利率,引导金融支持从给大中企业“锦上添花”向给小微企业“雪中送炭”转变,推动建立共生共荣的银企关系。

  降低民营企业融资中的各类成本。监管机构要督促有关金融机构坚决取消和查处各类违规手续费,不得向民营企业收取贷款承诺费、资金管理费,减少融资过程中的附加费用。

  健全优化民营企业与金融机构信息对接机制。抓紧构建完善金融、税务、市场监管、社保、海关、司法等大数据服务平台,实现跨层级跨部门跨地域互联互通。重构民营企业信贷业务模式和流程,研发单独信用评级模型,研究制定统一权威的普惠金融信贷政策指引和小额贷款审查审批指引专项制度,建立完善小额信贷管理制度体系。

  牢牢把握“紧稳强固”保障民企产业链安全

  疫情加剧了逆全球化趋势,美国、日本等相继提出了制造业回流的支持政策,民企面临技术封锁、市场封闭等产业链重构风险不断加剧。因此,要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的发展韧性和增长潜力,促使民企以国内大循环为支撑、以国内国际双循环为依托加快发展、努力破局。

  以服务紧链。秉持更加开放的理念和态度,塑造更加优质的营商环境,打通薄弱环节,以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为依托升级营商环境基础设施,最大限度降低企业制度交易成本,留住和吸引外资,扭转产业链外迁局势,改善产业链松动倾向。

  以机制稳链。相机决策,避免防疫政策“一刀切”、“急刹车”现象,提高政策执行柔性,促使产业各环节企业有效匹配。搭建维护产业链稳定的信息服务平台,保障产业链循环畅通、协同稳定,有效化解民企产业链风险。

  以市场强链。依托国内经济大循环实现“市场强链”。充分发挥超大规模国内市场优势,通过加强沿海地区、内地和东北地区的经济互动与循环,沿长江经济带开发与“一带一路”倡议的联系,有效衔接国内价值链和全球价值链。充分挖掘强大国内市场潜力,对冲全球产业链重构给民企带来的风险。

  以组织固链。加强引导,鼓励大、中、小企业融合发展,提升民企整体抗风险能力。出台相应措施,促使其通过兼并重组、集体行动等方式,加强产业链上下游的耦合联系,鼓励其利用产权、合约等方式提升一体化程度,增强产业链竞争力。通过龙头企业带动,实现目标协同化、资源共享化、机制市场化,推动资源能力的跨行业、跨区域融合互补,提升产业协同效率。

  全面优化制度设计引导民企增强创新能力

  民营企业在转型升级中仍面临诸多困难和瓶颈,要进一步打破科技创新中的制度藩篱,引导其把握机遇、练好内功、前瞻布局。

  完善民营企业创新成果转化机制。支持民企牵头承担研发与转化功能型平台等重大创新平台建设。改革项目评审机制,鼓励民企承担各类科技和产业化重大项目,加大对民企工程技术中心、重点实验室等资助力度。

  构建长效科技创新机制增强民企内生动力。引导民企聚焦于前瞻性研发积累,对重点优先发展的行业和“卡脖子”技术领域加大专项发展计划和项目资金支持力度。提高民企部分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对持续加大研发投入的民企研究制定相应奖励办法。

  鼓励民营企业参与国家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对民企参加境外重点政府项目、境外重点支持项目和境外一般参展项目等境外展览项目给予支持。对出口国际市场尤其是出口重点地区的首台套、首版次、首批次产品加大应用示范支持力度。(文:王丹 欧阳慧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市场与价格研究所)

文章来自:信用中国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

主办单位:企业诚信公共服务平台

                           中国招标投标网优秀合作单位

版权所有2017-2021  备案号:京ICP备19032459号-1